【美丽中国长江行】马鞍山:污染整治做“加法”保护一江绿水

韩 畅
 
马鞍山市滨江文化公园,地处采石矶风景区以南,沿岸芳草萋萋,顺着滚滚江水极目远眺,烟波浩渺间,模糊勾勒出马鞍山长江大桥的轮廓。 不曾想,2012年以前,这里是一片采石港区。“运送石料的货车是黑的,沿岸的吊机是黑的,沿岸的江水也是黑的。”当地人如是描述。 取缔非法码头,花大力气在港口沿岸复垦、复绿,马鞍山将生态环境保护放在首要位置持续在生态保护上做“加法”;不断对污染企业做“减法”,以壮士断腕的决心,拆除82家非法码头,积极稳妥腾退化解旧动能。 钟山矿复垦后(许梦宇摄) 沿江非法码头一个不留 “这儿、这儿,还有这儿,过去一片红。”指着36公里沿江地图,马鞍山市港航局总工程师江荣很是感慨。地图上红色的是非法码头,绿色是合法码头,2017年初之前,红色斑点遍布沿江地图,而现在,它们全部被绿色代替。 他以薛家洼为例。上世纪80年代初,薛家洼还是一个自然护坡,船舶装卸靠的是手提肩扛。截至2017年上半年,薛家洼有3家非法码头,长期无序经营,沿岸尘土飞扬,周围老百姓渐渐搬走。 “散货码头粉尘大,生活污水直排入江,污染很严重。非法码头的存在,还对其他正规码头生存造成压力。当涂县一家正规码头多年亏损,去年我们大力取缔非法码头之后,该企业瞬间扭亏为盈。”江荣说。 长江马鞍山段全长36公里,两岸岸线长79公里,原有码头112家,其中合法码头29家,非法和无证码头占到83家。航运低门槛、污染无节制,曾几何时,非法码头的存在,给800里皖江“龙头”马鞍山蒙上一层阴影。 2017年,马鞍山市推进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和港口船舶污染防治工作,大力构建“绿色港航”,开展了一系列整治工作。短短5个月时间,82家非法码头彻底拆除,只保留一家规范提升的无证码头;同年12月,所有江滩的现场复绿工作也全部完成。“拆除的非法码头中,不乏投资上千万的。在长江生态面前,唯有刮骨疗伤的决心,才能为新发展腾出空间。”江荣说。 俯瞰太白镇(许梦宇摄) 挖了金山还青山 “挖了‘金山’还青山,无边绿意染钟山。”走进姑山矿生态复垦基地,面前一排标语格外醒目。钟山和姑山有什么关系?马鞍山钢铁集团姑山矿保卫科前科长王顺解释说,上世纪90年代以前,脚下的这片土地叫钟山矿,矿不大,进入2000年就枯竭殆尽,于是,将深达负90多米的露天采坑复垦,成了摆在马钢人面前的难题。大家想到了附近的姑山矿,将采矿时产生的砂土一点一点埋入钟山矿坑,逐步累积成现在的排土场。由于时间久远,“钟山矿”渐渐从公众的记忆里淡去,和姑山矿“混为一谈”。 “刚开始种点小树,小打小闹,慢慢的形成了规模,就把复垦当个事情做了。”2002年,王顺和同事争取到国家科技部立项的“冶金矿山生态恢复示范试验”建设项目,钟山排土场作为示范基地正式拉开了生态环境综合整治的大幕。 “每一棵树,每一条路,我都知道来历。”王顺经历了复垦的全过程,他兴奋地告诉我们,现在的钟山生态复垦面积达到400亩,修环道路2800米,种植白杨、香樟、毛竹等观赏树种近2万株。生态重建区、生态经济园区、生态防护区三大区域已颇具规模。 钟山矿的蜕变,是对处理好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关系的生动诠释,继续顺江而下,与之相隔5公里的太白镇,则是坚持生态优先,不断累积环保“加法”的真实案例。 2017年全镇实现规模工业总产值191.4亿元,财政收入12.88亿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23550元……马鞍山市当涂县太白镇的这组数据,放在安徽几乎无人能出其右,一个镇的经济规模用“富可敌县”形容也不为过。然而,高速发展也带来了一系列环境问题,矿产开发和建筑业发展,给西濒长江的小镇蒙上一层灰。 2015年,随着安徽美好乡村建设如火如荼开展,太白镇把握机遇,大力整治农村垃圾,实行“厕所革命”全覆盖。现在,镇里“十里桃花,万亩果园”已成规模,鑫龙湿地公园、龙山广场等综合文体中心不断完善城镇承载功能。69岁村民杨年保体会颇深,“过去泥巴路,旱厕臭气熏天。政府把路修好了,还给我家茅房免费改成冲水式卫生间。”他家7亩水田全部流转,一年租金能拿6000元。农忙时到大户地里干活,一天工钱最少80元,日子过得充实、惬意。
(责编:关飞、郭宇)